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爆笑学堂 >> 正文

【江南】比太平洋还宽的手帕(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同志们,今天站在这里,我只想讲讲自己的故事。请放心,不会牵涉到其他任何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都知道,两年前,有一个副省级干部,也是站在我这个地方。本来他罪不至死,可是他讲得太多了,似乎要把什么都讲出来。他天真地以为,那样就可以坦白从宽了。他被法警拽下去的时候,嘴里还在不停地冒着一些人的名字,让许多人心惊肉跳。他很快被执行了死刑。他太天真了,完全是书生意气,真不知他是怎么当上那么大的干部的。他的落马其实很简单,无非是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听到这件事后,我暗暗想道,如果日后我也被抓了起来,凡牵涉到别人的,我将什么也不说。现在,我要兑现我立下的诺言。

所以我首先要告诉你们,我不天真。我是农民的后代。农民的后代一旦从了政,就不可能那么天真。

我知道,你们需要了解的是,无非是我怎么从昔日的政界明星,一步步沦为今天的阶下囚的。其实这个过程也是众所周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倒是想起我在学校读书时,每次写了作文,老师都要在后面写上一段批语,比如“要注意首尾呼应”、“突出重点”之类。其中反复提到的是:一定要写出“这一个”。老师除了用双引号,还在下面加了着重号,而且那三个字也比别的字大很多,重很多,可见老师对“这一个”的重视。刚开始,我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跑去问老师,老师说,所谓“这一个”,就是完全属于你的,不是别人的东西。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人和事物都有各自的个性特征,写作文时就要抓住它们的个性特征。见我似懂非懂,老师更觉得有循循善诱的必要,他说,再打个比方,班里五十多个同学,有没有这一个跟那一个完全一样的?他这样一说,我好像忽然明白了,然而也更迷糊,我一边装做听懂了的样子频频点头(我非常害怕他的“循循善诱”)一边问自己:是真的吗?世界上那么多树叶,难道真的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谁认真调查过了?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嘛。再说,既然如此,数学上的概率不就完全吃素了么?就说班里五十多个同学吧,每次挨老师的骂时,都是一个犯错误全班挨骂,老师什么时候又照顾到了你我他的“这一个”了?

但现在,我已经完全懂得了“这一个”的重要性。现在,我只讲我的“这一个”。

既然刚才提到了读书,我就不妨再谈点与它相关的事情。读书时,我每次填表,都要在家庭成分一栏填上“贫农”。开始我还沾沾自喜,但在发生那件事后,我就很讨厌它。我有点破罐子破摔,情愿自己是地主富农。我还记得,后来走上了工作岗位,看到履历表上的家庭成分换成了个人成分,不由得大喜过望。同志们,这说明我们的社会在进步嘛,从此我不用再填那让我自卑的“贫农”只要填“学生”就行了。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活到老学到老。

当然,在这里,我并没有取笑贫农的意思。贫穷不是罪恶,而贫农也跟贫穷没有必然的联系。那时,我经常对这样的情况迷惑不解:为什么有的同学出手奢侈富得流油,成分依然是贫农?而有的同学天天吃咸菜,成分却是富农或地主?我看到,地主富农的子弟一样在奋发进取,贫农的子弟也有不少人好吃懒做。再说,我惊讶地发现,富裕和贫穷是可以互相转换的,所谓富不过三代,穷也不过三代。老子钱多,儿子就乱花,钱就慢慢少下去了。老子没有钱,儿子就要想办法挣钱,钱就慢慢多起来了。既然钱是不断变化的东西,又何必去划分贫农和富农呢?如果一个人辛辛苦苦从贫农变成了富农,到头来却成了被打击的对象,在社会上低人一等,那谁还愿意去赚钱呢?当然,我承认,贫穷对一个青年人的成长,或许是有好处的——你们看,我那时也已经不知不觉受到教育的影响、以贫穷为光荣了,所以我从来没讨厌过贫穷。我甚至还觉得,贫穷是宝剑最好的剑鞘,它结实、冰冷、严肃。如果没有贫穷的经历,或许我这一生会碌碌无为,毫无建树。甚至直到现在,我还喜欢那种有点贫穷的感觉。有时候,我会故意穿得破破烂烂,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那里的人认为我是一个流浪汉。我穿着一双大鞋,衣服上打着补丁,晚上睡在破旅社里。如果有小偷光顾,我就装做睡着了,让他把我的钱偷去(不会很多)。他根本想不到他偷去的只是皮毛,我那双臭鞋里还有银行卡。同志们,吃苦的感觉真好啊,就像嚼湖边的草根,慢慢地,你就会咬出淡淡的甜味和清香来。我像一个穷人一样走在荒郊野外,体验到了一种赤子般的幸福。看起来我一无所有,其实我掌控着很大一个地方的政治和经济。我随便一个签字,就是一个大工程或一笔巨款。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只是有时候也不免被人打扰,有一次,我就被一个记者认出来了,他眼中放光,马上跟踪纠缠我,拍我的马屁,说我是联系群众、亲自了解民间疾苦的典范。原来,他把我的出行当成了微服私访。碰到这种人,我只好将错就错了。或许,他现在就坐在下面——记者同志,现在你该为当初的行为感到好笑吧?你是否脸红了?不,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是不会脸红的。

好在,现在我真的可以吃苦了。我希望你们让我吃点苦。不然,这个世界就太他妈的不公平了。虽然谁都知道,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可我还是希望通过我,给人们带来一点公平的假象。所以我有理由认为,我依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没有违背我年轻时的梦想。我知道,我迟早会成为一个牺牲品,一个欲望和制度转盘上的牺牲品。就像澳门和拉斯维加斯的轮盘赌。我既是可怜兮兮的受害者,也是最勇敢最有创意的献祭者。而所有这一切,都来源于我那遥远的、让人怀念的大学时代。

我读大学的时候,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始终认为,那是一个少见的、气象万千的年代。回想自己几十年的人生经历,也唯有那段岁月最值得我长久怀念(当然,也许我也怀念不了好久了)。怎么说呢,如果把整个人生比作暗夜,那么,那段岁月完全是光芒四射的。因为理想,因为热爱。那时,每个青年人的眼睛里都有光,有思想,就好像珍珠养在清水,好像黑炭燃烧在暗夜。可是现在你看看,我也到一些大学作过演讲,我发现,我面对的经常是一片虚荣和迷茫。他们的眼睛里,只有莫名的混沌和病态的急功近利。在他们看来,我已经是一个成功人士,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是青年的偶像。他们会把我现在的一切,当作他们终生奋斗的目标。这不对,同志们,虽然表面上我也在洋洋得意,可我清醒地知道,这不对。他们应该有更远大的东西。总之一句话,他们不应该这么圆滑世故和鼠目寸光。真的,我跟一些所谓的优等生打过交道,他们要么担任班级或学生会的干部,要么奖学金拿得最高或得过这个奖那个奖被评为这个先进那个先进。我很吃惊他们的成熟,已经成熟到了腐烂的地步。按道理,他们是不应该这么成熟的,他们应该有一些青涩,有一些懵懵懂懂。像地里的红薯那般可爱,像山上的石头那样有点硬度,可他们,真的是已经熟透了,熟到了无趣,虽然我表面上仍在高度赞扬他们,积极鼓励他们。可我心里却在想,幸亏我没把自己的孩子交给这样的大学。早在他读高中的时候,我就把孩子弄到了国外,现在我也不用瞒着你们了,我儿子已经拿到了绿卡,这里的法律,已经管不到他了。如果说,这十几年我做了什么正确的事情的话,那这一件就是。因为它关系到子孙后代。我不能让儿子做败家子。如果在国内,他只有做败家子一条路可走,不信你去看看,有多少人从贫农变成了权贵,然后生出了不肖子孙。我老家有个人,早年参加革命立了大功,后来当了大官,可他儿子不争气,除了乱花钱不思进取,还经常惹麻烦,不是吸毒就是强奸,后来终于栽了,把一个女人掐死了抛尸。虽向多方施压,还是没起作用,那孩子被判了死刑。当你成为某方面的代表,关键时刻,某方面就会拿你来平息众怒。这是他的悲剧,也是我的悲剧。我见过那小伙子,一个很聪明的家伙,如果他生在贫穷的家庭,说不定会大有出息,比如,就像我。然而生在优越的家庭,反而成了他的不幸。我下决心改变或避免这迟早也会降临在我们家头上的命运。只好让儿子受委屈了,他应该不断地挑战自我,我们整个家庭,也应该不断地挑战自我。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到国外去吃苦。刚到国外时,儿子还在电话里哭哭啼啼的,说他在国外受歧视,没有在国内生活得舒服。我对他说,在国内你是特权阶级的子弟,当然生活得舒服了,但这种舒服是没有任何保障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树倒猢狲散了,就红楼梦了。一部红楼梦,为什么经久不衰,就因为它写出了客观规律。凡是写出了客观规律的东西都会经久不衰的。到那时你在别人眼里连狗都不如,当你一旦不值得别人羡慕,他们就会落井下石。所以你一定要挺住,要知道,你不是为你一个人挺住,而是为了你的子孙后代挺住,别担心钱,我们家有的是钱,趁着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我们及时把它变成美元也是爱国。未来是你们的,我是我们家在这个国家的最后一代,而你是我们家在美国的第一代。你是奠基人,是开拓者,你任重而道远,将成为油画画像上严肃而神秘的祖宗。你吃苦,是为了子孙后代不吃苦,你受歧视,是为了子孙后代不受歧视。你将来找个外国老婆,混一混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混血儿更聪明。你没看到,现在那些台面上跑的人,都偷偷加入了外国籍,昨天,我还听他们在台上唱《我爱你,中国》呢。你放心,这边的祖宗是不会怪罪的,我已经在他们面前许了愿,跟他们讲好了。不,我不会去。我永远也不会踏上那个国家半步,除非……

好,不说这些无关的话题了。也许你们会问,我为什么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逃往国外,同志们,我并不是没想到这一点,不,我已经什么都准备好了,两年前,我就已经拿到了美国的绿卡。但最后关头,我还是放弃了。有一个诗人说,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读大学的时候,我每次读到这首诗,都不禁热泪盈眶。正是它,改变了我的一生。这首诗,把我变成了一个理想主义者。无论如何,我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不能背叛自己年轻时立下的誓言。

什么?叫我别喊同志们?可我已经习惯了。我都这样喊了几十年了。不这样,我说话就不流畅了。不这样,我就打不开话匣子。同志们,请允许我继续使用这个称呼。这首诗,使我想起了太多太多。它跟我的青春我的梦想我的……初恋,那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它曾激励我,也曾打击我。它作过我的座右铭,也曾让我不堪回首。

关于初恋,我记得一个作家讲过的一句话。他说,初恋的女人,注定不会与我们结合到永远,但那瞬间的灿烂,却将照亮我们的一生。对于我来说,初恋是畅游、翱翔的幸福,也是灭顶之灾。一不小心,它足可以毁掉一个青年人的一切。歌德经历了失恋,幸亏他及时写出了少年维持之烦恼,他让维持开枪自杀,其实是虚拟地实现他自己的这一愿望。维特死了,他自己才度过了难关。可惜我并没有写小说的才华,虽然我也曾狂热地爱好过文学。我曾下意识地模仿维特,一次次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太阳穴。

当时,文学也是许多人的初恋。我也曾跃跃欲试,想用文学上的才华来征服女孩子的芳心。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们,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芳字。所以后来我有些死皮赖脸地对她说,我征服的,可是一颗货真价实的芳心。她听了,露齿一笑。她的牙齿是那么好看,那么洁白,一看就不是从贫农家庭里长出来的。就像郭沫若笔下的石榴,不用说,是纯洁而多汁的,养尊而处优的,我轻轻啜上一口,也会甘甜无比,回味悠长。那时,我总是舍不得吻她。我像一条饿狗一样,跟在她身后,一遍遍地闻她身上的香气。真的,每次跟她在一起呆了一会儿,我的手上、身上便满是香气。同志们,那种香气,我后来再也没闻过了。为了让香气保留的时间更长一些,我不忍心洗手,不忍心洗衣服。我把刚刚跟她约会后的衣服换下来,折叠好,压在枕头底下。晚上,我把它拿出来放在鼻子下一遍遍地嗅着。那种香气,不是来自于香水,也不是来自于润肤品,那个时候的女孩子是根本不用这些东西的。它完全来自于她的体香,百分之百的体香。没被贫穷和超量的体力劳动污染的体香。同志们,这是少女们最珍贵的气息。它让我自卑,更让我奋发图强。因为她,我在学习上更加努力,树立的理想也更加崇高。就在这时,我读到了那首诗。每当我给她朗读这首诗的时候,我眼中也不知不觉盈满了泪水。紧接着,她的眼中也是泪水。我们被诗歌感动,被对方感动,被自己感动,被感动所感动。为感动而感动。青春是什么?在我看来,青春就是感动。青春是一座戏台,我们置身其中,不知不觉开始了表演。只不过那表演是纯真的,充满了幼稚和善意,不像现在的大学生那么成熟。就像八十年代的电影,现在看起来有些别扭,但的确很真挚。这样的表演类似于献身。我们是献身的一代。我和她经常拿名人名言互相鼓励。我们当时的对话,现在看起来都像是台词。然而我们是多么的真诚和努力啊。我们在认真地扮演自己想演的角色。每一段时光,在我们的仔细咀嚼中都变得意味深长。我们一同上选修课,一同去图书馆,一同去校园或校园外的某处读书。我爱看阳光照在她发梢的样子,那活泼的光晕有如青春的朝气。她喜欢用一条布手帕挽住头发。我说不出来她用布手帕挽住头发时有多美。反正自从她用手帕扎头发,校园里模仿她的女孩子越来越多了。但在我看来,她们无异于东施效颦。她的出身带来的高贵气质和布手帕之间,有一种非常美妙的摩擦效果。当初,正是这个细节深深打动了我。我想,一个喜欢布手帕的女孩子肯定比一个仅仅喜欢绸子手帕的女孩子好。瞧,它们形影不离,相得益彰,就像我和她一样。虽然我们在一起时,最多也只是拉拉手,并且只能互相吻吻脸。倒像是西方礼节中的告别。事实上,这个动作是预言性的。命运用了那么多的吻,来预言我们的告别,而我们,竟然都没发觉。是我们太单纯,还是命运太狡猾?说来你们也许不信,当时我们在一起时,真的没有其他的冲动。我们都把自己控制得很好,我们觉得那样的话,就不纯洁了,就辜负了那些名人名言。多年后,我应邀去母校演讲,往事一下子来到我面前,我几乎说不出话。主办者以为我激动得不得了,忙举起相机啪啪拍照。会后,我撇开了他们的跟随,独自去了当年我和她呆过的那些池边,草坪,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我并没有忘记她,我还爱着她,我这么多年的奋斗,似乎都是为了奋斗给她看的。可是,这一切,她怎么知道呢?后来我想找到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我记得那是操场边的一棵大梧桐树下,旁边还有一个沙坑。可是我找来找去,怎么也没找到。他们终于找到了我,忙围了过来,那好,我正好要问问他们。我说当初的操场哪里去了,他们说已经盖房子了。我忽然冲他们发火了。我说操场怎么能盖房子呢,他们说学校开辟了新的操场,比原来的操场大多了。我说,我不要新操场,我要原来的老操场,不然,有你们好看的。我知道我太冲动了,但当时我忘乎所以了。学校现任领导忙向我陪小心,说保证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老操场的原貌。果然,没过多久,他们向我汇报,说已经把建好的房子拆掉了,尽最大努力恢复了操场的原貌,并请我去视察视察。我说,不用了,恢复了就好。我怕那里再有与我记忆不符的东西。当然,既然是我的母校,我也不会让他们吃亏,我从财政上拨了一笔钱给他们,算是补偿。

抗癫药物的用药指南
郑州儿童医院神经内科
有效治疗癫痫病的办法

友情链接:

咂嘴弄唇网 | 组合密封 | 关于社保补缴 | 英雄战魂巫师骨龙 | 怎么穿佛珠 | 福田五星三轮摩托 | 安徽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