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斗战神评测 >> 正文

【江南】暗涌(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谨以此文献给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默默耕耘的人们。

2013年春节过后,杨远鹏接到省委组织部的任命通知,他即将走马上任S市的市委书记。由于在M市业绩突出,正当人们普遍猜测他将任省委党校校长、省委常委时传来了这样一个确切的消息,使传言不攻自破。

此刻,他满怀忧虑地坐在沙发上。谁都知道S市位于X省辖范围的西北部,是全省污染严重的化工产业基地,也是全省最贫穷的市。全市城乡人口202万,占地面积200平方公里。去年贡献的GDP却只有286亿元,占14个省辖市GDP总额的8.6%。

X省地形地貌复杂,山高谷深,地处低纬度高原,空气干燥而稀啊,年温差小而日温差比较大。形成了“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山高一丈,大不一样”的典型立体气候。雨季和干旱季过于集中且分布不均,时常造成对农业生产不利的洪涝、冰雹、冷冻等自然灾害。由于山脉较多,这里也孕育着丰富的矿物质、石油和煤。

S市坐落在X省西北依山的高纬度平原上,一条蜿蜒曲折的“母亲河”——甘河,从城西北向南流过。

【一】

杨远鹏报到上任后的第二天上午八点半。

”杨书记,又一波上访的老百姓聚集在市委大院门口不肯离去。最近,这些刁民总是隔三差五就来闹一次,我已经通知信访接待办公室的人去处理了。“市委秘书长袁绍平讨好地说。”主要是反应什么问题?“杨远鹏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他,急切地问。袁绍平赶紧回答:”还不是老问题,您不知道,我们市有38家大型化工企业分散在城乡结合部,现在老百姓维权意识也增强了,这不,总是没事儿找事儿!“”化工企业真的就对老百姓没造成伤害吗?他们吃饱了撑得没事做?化工部不是颁发了《化工企业重大污染事故报告和处理制度》了吗?“他又盯着这位秘书长说。”我们要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我们要对百姓负责啊!这样,袁秘书长,你先安排人去信访办跟着一起去记录百姓反映的问题,再马上通知市政府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开个电话会议,我要了全面了解下市里的现状。“杨书记看了下表”二十分钟后开会“”好,我马上通知“秘书长退了出去。

袁秘书长对这位新来的市委书记一时还摸不清工作作风。他暗暗地想:哼,还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搞好人际关系后抓面子工程?要是一意孤行孤身犯险,恐怕不久就会引火烧身,知难而退!

杨远鹏扶着额头陷入了沉思……他想起半个月前主动请缨,递交了到S市工作的申请报告后省委书记周志强找他的那次谈话。

老书记语重心长地说:”远鹏啊,你主动提出到最困难的地方去锻炼,我很赞成,年轻人就要有股闯劲儿,尽管那里困难重重压力很大,但我知道你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记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省里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这暖人心的话一直在他耳边萦绕……两个小时的电话会议结束后,开始这些局长们还极力渲染自己的功绩,经他几次制止,还存在一些夸大其词、邀功请赏之嫌,但他大概了解了目前全市关系民生事业的一些基本情况。他决定近期要亲自走访考察,掌握真实的第一手材料。

杨远鹏打开窗户眺望着远方。他眉头紧锁脑子里迅速地转着。嗯,今后要找几个”能人“组成个”智囊团“帮他出谋划策……楼下院子里一阵嘈杂的吵闹声打断了他的沉思。”赶快喊警卫队增加人手“有人喊道。他低头望去,院子里聚集着很多人,从衣着上看是些农民,他们正欲冲过警卫们的阻拦进入到这幢办公大楼。”我们要见市长!“他们大声喊着。”市长不在,出去考察了。“”那就见市委书记,听说是新来的,要让他知道我们生活的困境!“杨远鹏打电话给袁绍平,让他通知门卫找两个代表上来,他要了解到底是什么情况。

上来一男一女两个人。

”我们是城西张家坪村的,离这里三十公里,昨晚就来了。书记大人,你看看……“那个妇女进门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边说边从布制的背包里往外掏东西。杨书记赶紧去搀扶,”有话站起来说。“”你要不给我们做主我就不起来!“她从一个皱皱巴巴的纸袋里拿出几张同样褶皱的照片递给了杨远鹏。照片上赫然出现几个赤裸着上半身的人,有小孩,有大人,无一不是面部和上半身有斑点和部分溃烂。”这是怎么回事儿?“杨远鹏惊讶地问。”这几个是我们村里人,是周围的化工厂排出的有毒废水流到了河里和造成的。村里出现了很多这样的情况!“那妇女抬着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她指了下边上站着的男人”他们家老婆孩子也是这样的。“她推了下还傻站着的男人,那男人也跪了下来,递上了类似的照片。”几年前这里盖化工厂时我们就反对,可你们政府的人说没有问题,都是经过什么可行性研究的,每次我们反应情况就派出环保局的人给我们看环保检测报告,这些报告能说明什么问题?我们还不是出了问题吗?“他情绪有点激动,停了下继续说:“先不说那些轰鸣的机器声和那坐冒黑烟的大烟囱,单从排出的那些黑色的臭水,就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我们都不敢去河里洗衣服,洗完后手也慢慢瘙痒溃烂,村里的鸭子、大鹅都死光了,他们不让我们进去照相,还把我们几个领头的人关了起来。书记大人,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他低头抽泣起来。

两位老乡先站起来,等我向环保局调查清楚后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处理不了这事儿,我就夹着尾巴滚出S市!“他坚毅的目光中透出的决心让这两个人疑惑地站起来。

送走两个上访人员后,他立刻召集环保部门的负责人到他办公室——这是他到这里上任后第一次见职能部门的负责人。

环保局长刘能为难地低着头。”杨书记,市里前几年经过研究,因为这里穷,精细加工业几乎没有,只能从烧窑、冶炼金属、传统的涂料、沥青和轮胎制造下手。当时可都是经过可行性研究的!可能是离几个村子近了些。“”你们出的环保检测报告都能保证是真实可信的吗?“杨书记严厉地问。”这,这个……“他红着脸尴尬地支吾着。”好了,你马上回去给我准备这些年来的检测报告,下午两点随我一起去城西张家坪村走访下,先看看情况再说。“他又打电话让袁绍平通知市税务局、工商局、发改委及法制办的负责人下午两点一同跟他去张家坪村。

袁绍平面带为难地说:”发改委的主任和王市长去深圳考察去了。“”那就换个副职去!“”哦,好,好的。“秘书长惴惴不安地放下电话,心想:哎,难道是我老了?不能适应新领导的工作作风了?还是原来的老书记和气,他跟老书记这么多年知道他的性格。只可惜老书记还没帮上忙就因为经济问题双规了。哼,要不然也不能听你个小家伙指挥来指挥去的,等遇到困难我瞧你怎么办!

【二】

放下电话,杨远鹏想到了这位在宣布他上任还未曾谋面就悄悄离开去深圳考察的王永宏市长。他们以前在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还是同学,那时他还是M市组织部的副部长,王永宏比他大11岁,今年应该57岁。他精明干练,为人比较活络,连续当了两届市长,这也是他最后一年多的任期,明年就要退居二线了。但愿这位老同志和他搭班子能够顺利些……下午两点,除了法制办的主任还没到,其它几个部门的负责人都准时到了。”杨书记,要不要再等等,我马上打电话过去“袁绍平焦急地说。”不等了,出发!你告诉他让他自己去,我们在那里等他。“考斯特客车出城后一路沿着山势颠簸地爬行。车子卷起的灰尘像长蛇般一路尾随着。

太阳艰难地跳出灰暗的云层,山上一片片的梯田无精打采地暴漏在阳光下。一片片果树林的枝丫上挂着很多白色的塑料袋,像时尚的少女上头上裹着块白羊肚毛巾,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极为刺眼。远远望去,光秃秃的山峦绵延起伏,身下的城市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雾霭中……车子颠簸着进了张家坪村。一辆小车紧随其后,小车刚刚站稳便跳下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杨书记好,我迟到了。“他怯生生地说。杨书记没多说话,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大跟上大家。

看到杨书记用这样的方式迎接他,一车随行人悬着的心才落地,都在为这位迟到的主任捏了把汗。从种种迹象表明这位新来的市委书记可不是”省油的灯“,今后大家办事可要小心着点,大家各自思揣着……杨远鹏带着一行人查看了周围的环境。一条自然形成的小河从村子东头缓缓流过,小河中段水面不大,泛着丝丝缕缕的微黑,散发着阵阵刺鼻的气味儿。村子西面一个石料加工厂正在发出轰鸣的声响——这是在进行二次爆破和石子粉碎的工序。离村子北面三里外的小山坡上一座高高耸起的大烟囱正冒着黑烟,这就是煤焦沥青厂——环宇沥青制造有限公司。

杨书记一边走一边说。”煤焦沥青是炼焦的付产品,就是焦油蒸馏后残留在蒸馏釜内的黑色物质。煤焦沥青中主要含有难挥发的蒽、菲、芘、等有毒性的物质。这类多环芳香烃对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的健康及生态环境已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同志们,可能你们还不知道这些物质和人类皮肤癌症发生有直接相关啊!“随行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他。

”我们进去看看。“杨远鹏说。说明来意后门卫迟迟不肯放行。”这位是新来的市委杨书记,到厂里看看,一是表示慰问,二是看看你们的工作环境。“袁绍平赶紧解释。”我怎么相信你们?“门卫问。”你们董事长是不是叫马大河吗,我认识他,他还经常到我办公室去,快打开门!“门卫听到他认识董事长,才放他们进去。”你们厂长呢,叫他出来介绍下情况。“袁绍平补充说。”今天下午刚刚出去。“门卫回答。

厂区有两幢楼房和四排厂房。三层的办公楼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假山水池,里面的水已经变质,散发着阵阵臭气,看来这池子很久没有喷水了。后面的4层楼是工人宿舍。三三两两地有人赤膊到公共盥洗室去洗漱,这是一批刚刚睡醒的蓬头垢面的倒班工人,他们时不时地发出几声五音不全的吼叫和嬉闹声,这些最底层的打工者们往往生活的更加简单快乐。工厂车间热气腾腾,机器的轰鸣声让人听不见彼此的说话声,工人们全副武装只漏两只眼睛,都在低头忙碌着。一阵阵刺鼻的气味儿随着悬浮剂生产线散发出来。

杨远鹏通过和工人简短的对话了解了一些着生产工艺,走完所有的生产线后袁绍平拉了他一下,示意他赶紧离开离开这燥热难闻的车间到外面去。他们又专门看了排水系统,可以明显地看出,一条主下水管道并没有经过任何水质的处理,直接排放到围墙外的小河里。

临走前,一行人又去宿舍楼询问了打工人员的生活和工作情况……离开环宇沥青制造有限公司杨远鹏边走边吩咐:”请如实查查他们的税务和工商许可情况,发改委再调出他们的可研报告和立项批文,我要看看。“”我们到村民家里看看,上访者提供的照片,真是让人触目惊心啊!“杨远鹏回头凝重地说。

当敲开第三户门的时候,开门的人惊讶的说:”杨书记,你们来的好快啊,我们刚回来。“这人正是上午上访人中的那个男人。”快里面请,我去把老婆喊出来你们看看,孩子上学去了不在家。“随后他近了里屋。

屋里的女人忸怩地走出来。”快给领导们看看“男人说。女人不好意思,她先伸出了胳膊,上面有些三三两两成片分布的橘红色鱼鳞状斑点,掀起后背的一小角也是同样的斑点。随行的人及看热闹的村民都唏嘘不已……”开始我们发现头疼、恶心,眼睛红肿,没太在意,后来发现小河里经常漂浮着些死鱼,洗衣服回来手痒。家中在河里放养的鸭子、鹅也都是眼睛通红,先掉毛最后全身溃烂而死。“女人说。

”老乡们反映的情况不是空穴来风,我们回去后要立刻成立个班子抓紧拿出方案,立刻和市人民医院联系先免费收治村里有此症状的人。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能耽误也马虎不得!“他回头和袁绍平说。

临行前村民们都挤在村口。”请老乡们回去吧,我们会抓紧时间处理这一系列的问题,一定还你们一个安静、卫生的生活环境。“杨书记当即表态。

车缓缓离开村子,一路卷着尘土和一些白色的塑料袋漫天飞扬着……

【三】

从张家坪村回来当晚八点,他召集了所有市常委、委党政机关和市属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开会,这是他上任来第一次开这么大范围的会议。他想一来和大家见见面,二来要搞一次全市范围内的实地考察。

杨远鹏书记在开会前给每位与会人员发了一张表格,上面印着即将要考察的各职能部门的负责人、时间、集合地点,具体的考察地点在考察当天早上临时通知。

袁秘书长热情地为杨书记一一引荐,大家寒暄落座后会议开始了。

”同志们,你们有人可能会问,为何这么晚喊大家来开会,因为最近很多近郊的村民来上访的事情可能大家都听说了,上午我接待了两位城西张家坪村的村民,他们反映的情况很严重,涉及到百姓的生命安危!为此,下午我组织了几个部门去实地察看了下,也掌握了一些情况。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生态、环保这样一个课题。要问那里的现状是什么样呢?用三句话描述:污水基本靠蒸发;垃圾基本靠风刮;化粪池里的水到处哗啦啦!这是一种怎样的原始排污状态!“他话音刚落,底下发出一阵哄笑,他停顿了下,严肃地环视着大家。

中医如何治疗癫痫疾病
郑州重点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都有什么

友情链接:

咂嘴弄唇网 | 组合密封 | 关于社保补缴 | 英雄战魂巫师骨龙 | 怎么穿佛珠 | 福田五星三轮摩托 | 安徽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