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康师傅西红柿 >> 正文

【江南小说】 净土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朋友邀我去拉萨,心动了许久,奈何俗务缠身,行不得也。

朋友平时喜欢玩儿车,以我对他的了解,绝不是因为“暴富”心理作祟,只是不甘于日子过于平淡。用他的话说,就是玩儿车也有腻的时候,曾经一段时间,心情很是苦闷,经常一个人在偌大的房子里,象一匹孤狼一样,转来转去,整夜不眠。

他做物业管理工作,分公司不少,活儿有员工干了,作为老总,相对清闲。我戏称他的状况:一个有思想、不差钱儿的金牌王老五。他自己说,挣的钱够花了,可是思想却是越来越少了,越来越找不着方向了,过去喜欢的书也看不下去了。自己既不喝酒,烟抽得也很少,狎妓?那是下三滥干的事儿。你说还能干什么?

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很替他担心,有钱人抑郁了,绝对称得上是最大的悲哀。人生最最痛苦的事儿,不是人死了钱没花完,而是花钱买郁闷。我缺钱,但抑郁离我也远,身边高兴的事儿不少。他倒是有钱了,却是越来越苦闷。有时候,自己不无恶意的跟他说:天道不爽,天老爷对人真是公平,要不我替你花钱,正愁着送礼没钱呢,只要你能快乐,我受点儿委屈无所谓。

他恨恨地看着我,你这是雪上加霜、落井下石,逮着蛤蟆攥出团粉来,你要是那种人,早不是今天“芝麻盐儿”小官儿了。

本想刺激他,没想到让他给刺激了。我彻底无语。

去年的这个时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没有他的消息。有一天,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话筒里传出的声音显得很激昂、很兴奋:哥们儿,晚上别安排其他的事儿,跟我吃饭,回头给你个惊喜!

我很奇怪,虽然很长时间没有联系,很想念,却仍然不忘打击他:怎么回事儿?是遇到白娘子了,还是吃了“蜜蜂屎”?咋这么高兴?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下班了赶紧滚过来,好好说话你不听,非得让本大爷动粗!

晚饭依然是我们三四个要好的朋友聚餐。一见面,就发现,小子脸上往日的悲怆不知道哪里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灿烂的阳光,下巴上居然还留起了很长的胡须,脖颈子后面的头发披散着,一副得了道的艺术家形象,这让我们无比惊讶。

这两个月干嘛去了?我们不约而同地问。

先喝茶、喝茶,别急,慢慢儿听我说。

少他妈废话,赶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有了好事儿也不知道早点跟大家伙儿分享,找踹呢?

得、得,我坦白还不行吗?他举双手作投降状。

我自驾去西藏,转山去了。

你们也知道,很长时间了,我一直不知道干什么才能让心情好点儿。有天晚上,无意中在电脑里看到仓央嘉措的文字,没来由地动起去西藏的念头。

当晚,我就跟公司的副总把工作交待了一下,收拾了行囊,第二天早上,自己驾车踏上了行程。

走得急,也怕你们不放心,就没跟你们打招呼。

我走的是川藏线,很惊险,路上还翻了次车。在路上等了七八个小时,才遇见能帮我修车的。

路过拉萨的时候,我没停留太久,反正还要回来。车加满了油,补充足给养,朝冈仁波齐进发。

在冈仁波齐,我随着转山的藏民,一路慢慢行进,过去喧嚣的心似乎一下子就静了下来,那清澈的冰溪、那远处的雪山,这辈子,我从未有过如此安静的感觉。

藏民们说,冈仁波齐是神山,转一圈,可以消除今生的罪业,转三圈,可以消除三世罪业。

我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恶事,让我今生找不着心灵的依靠,要不然,转了山,怎么心里突然变得如此空旷、清静?

他在慢慢的叙述,我们在默默的倾听。

菜上来了,却没人去动筷子。在低沉平静的讲述之中,我们似乎忘记了口腹之欲。

冈仁波齐在阿里,海拔很高,5千米左右。你们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去西藏,这么高的海拔,要是平时旅游,真担心自己受不了。

但是,非常奇怪,整个转山行程几十公里,累是有点儿,却绝没有那种头疼欲裂的感觉。我就想,神山的神奇,恐怕是真的。

转着神山,什么生意,什么人生,统统不知道忘到哪里去了。蔚蓝的天空,飘荡的白云,似乎到处充满了灵气,到处都是旃檀清香。虽然我没读过佛经,更不知道六字真言是怎么回事,但真真实实地体会到了“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蕴意。

从冈仁波齐转完山,我独自驾车回拉萨。开了有五六个小时,车速不快。我似乎还沉浸在转山的安静之中,尽管一路渺无人烟,却丝毫不觉得孤独。

夜色慢慢笼罩了高原。本以为要在路边车上对付一宿,忽然视线中,出现了一顶白色的毡房,原来是一户藏民的家。当我在毡房前停下,一位藏族汉子迎了上来,咕噜咕噜说着什么。

我不懂藏语,但明显感觉到主人的热情。进到毡房里,坐在火盆前的牦牛毡上,我喝到了传闻已久的酥油茶。

哎,我说哥儿几个,别光听我说呀,菜上齐了,先吃!

嘿!你小子,存心是不是?啥时候吃不行?赶紧继续,没看服务员小妹都听入迷了吗?

旁边服务员听我们这么一说,不好意思地笑了:没事儿,等会儿菜凉了,我去让厨房给你们热一下。

看看,看看,你就别掉哥儿几个胃口啦!

好,那我就接着说。

这户藏民家里四口人,除了夫妻,还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孩儿,大约八、九岁的样子,还有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儿。灯光很昏暗,他们长什么样子,看得不是很清楚。在我和男主人相互用手势交流的时候,女主人端上来一小盆牦牛肉和糌粑,比划着让我吃。

说实在的,我这辈子你说什么好吃的没吃过?可是,我敢说,这青稞糌粑、酥油茶却是我吃的最舒心的一顿饭。

由于语言的障碍,我们没办法交流的太多。吃过饭,我和这一家四口安然入眠。

第二天早上,等我醒来的时候,他们早都起来了,毡房外面的吊锅里已经烧好了热腾腾的酥油茶。小姑娘给我盛一碗端过来,我仔细端详她的模样。小姑娘长得一般,两个脸蛋儿红红的,头发也不顺溜。

然而,当看到她的眼睛,我震撼了。

那是一双如此纯净的眼眸,一丝杂质都没有,仿佛比天空还净。内地城市里,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眼睛。

似乎我觉察到自己内心多年来充斥的烦躁、欲望、铜臭,在她的照射之下,无处遁形,以至于,一时之间,我下意识地转开了视线。

酥油茶喝到嘴里,已经觉不出味道了。我突然做个决定,放下碗,不顾汉子一家惊异的目光,向我的车跑去。

我打开车门,把车里原本带的所有吃的东西,统统搬了下来,吭吭哧哧地拖到小女孩儿的面前,向她示意,这是我送给她的礼物。

不等汉子一家反应过来,我又跑回车里,发动,在马达轰鸣声中,逃也似地离开了藏民的毡房。

你们不知道,我一个大男人,手把着方向盘,眼里却流着泪,任凭那苦咸的泪水流到我大张着的嘴巴里。

我不清楚自己那一刹那的举动,是不是会让小女孩儿反感,但我知道,除了这个,我再也找不出任何东西,尽管那些吃的,很可能亵渎了那纯净,可是,换了你们,会怎么办?

前头我说过,这一次去西藏,是一时兴起,临时决定。甚至在进藏之前,心里还斗争过,觉得是不是冲动了。

然而,看到了神山,看见了小女孩儿纯净的眼睛,我知道,来对了,这不是花钱能买来的,我的收获根本就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

说到这里,朋友点着一根烟,房间里,我们几个寂静无声……

后来呢?你又去了哪儿?我终于沉不住气。

就知道你们会问。呵呵。

我回到拉萨,休整了几天。顺着川藏线回程,在成都住了大概一个月。

为什么在成都呆了那么久,不是那里比西藏好,而是发生了一件与西藏有关联的事儿。

本来,到了成都这个闹吵吵的都市,刚刚从藏地出来的我,很不适应,也就没有多少游览的念头。

我选了一家客栈式的旅店住下,放下行李,准备到餐厅吃饭。下楼的时候,遇见了一位藏族姑娘,大约二十来岁的样子,典型的藏民模样。

进藏这一趟,我对藏民的印象极好,可能是爱屋及乌。于是,我笑着冲她点点头,打个招呼:扎西德勒!没想到,姑娘眼睛一亮,笑了:你是刚从藏地下来的吧?

我很惊讶姑娘的聪明和流利的汉话。是啊,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能把汉话说得如此流利的藏族人。你也是来成都旅游的吗?

是啊,我表姐在这里做生意,我在家闲着没事儿,来看看她,顺便旅游。

我问她吃饭了没有。姑娘说正准备去,表姐很忙,住处也不宽绰,就吃住在客栈里。

我说估计我比你大,我请你吃饭。话一说出来,我担心被她误解。其实,我是受路上藏民一家的感动。

姑娘看看我,居然同意了。

我们边吃边聊。说到了成都的名胜,什么杜甫草堂、武侯祠之类,其实这些地方我都没去过,但是从书里知道一些,也不是卖弄。

我们象老朋友一样,越聊越投机。姑娘问我能不能给她当向导,我欣然答应。别问为什么,藏地一游,先不说受到神山的熏陶,藏民一家人能对我一个陌生人那么热情款待,反过来,我有机会给姑娘当当向导,不能拒绝,而是理所应该的事情。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开着车,带着藏族姑娘几乎转遍了成都附近所有的景点。比如什么乐山大佛、青城山之类,看川剧变脸,品尝特色小吃等等,走到哪,住到哪,吃到哪。我没有让姑娘花钱,虽然她多次提出分担。我都没同意,跟她说,能给她当向导,是我的福气。听我这么说,姑娘也就不再勉强。

你们别想歪了,我没那么龌龊,不管住到哪里,我都是定两个单间。一路行来,我们如同兄妹一样,看景、吃饭、聊天,非常自然。

姑娘从我这里了解了四川一带的名胜典故,我也从她那里知道了很多藏民的习俗。她说,藏民几乎都是笃信佛教的,她也是。这一点,我已经知道了。在乐山大佛前,她那虔诚的样子,让我很受感染。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景点看得差不多了,她也该准备返回西藏了。她家在林芝,属于城里定居的藏民。

临行前的几天,看得出来,她有点儿舍不得走。其实,我也是。那天中午,我们吃过饭,在客栈前面的咖啡厅里对坐无言。

忽然,她问,我能不能叫你哥哥?我吃了一惊,这么多天,她都是直接叫我的名字。

当然可以,从那天见面起,我就把你当成妹妹了。我说。

姑娘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没用藏语,说的是汉话。

阿莫拉(藏语:母亲的意思),我在成都挺好,玩儿的很高兴。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遇见了一个汉人,他对我很好,我想认他做哥哥。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姑娘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知道,看来,她的家人同意了。

果然,放下电话,姑娘跟我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哥哥了。语气非常庄重,我虽然答应了,但是却不明白,叫我哥哥需要这么严肃么?

哥哥,我从藏地来,身上没有带什么礼物,这样吧,妹妹送你一百头羊。

不用了吧,妹妹,哥哥不需要什么礼物,能认你做妹妹,哥哥比拿什么礼物都高兴。

不行!姑娘很执着,甚至有点儿恼。

哥哥,你不知道吗?在我们藏族人眼里,被人拒绝礼物,就像受到了侮辱。

我吓一跳,好好,妹妹,哥哥收下还不行吗?看我收下礼物,姑娘高兴了。

哥哥,羊在我家里,先替你养着,什么时候你需要了,或者换成钱都可以的。急用了,就打电话来,我给你汇过去。

我没养过羊,不知道一百头羊是个什么概念,也就欣然收下了。

姑娘走了,是我送的。上火车前,她拉着我的手,哥哥,一定要来西藏看我。一定会的,我极其认真的承诺。

在送行的时候,姑娘的表姐也去了,在旁边一直微笑着看着我们。

回来的路上,表姐告诉我,藏族人很看重这样的仪式,既然表妹认你做了哥哥,她会一生一世守着这个承诺。

再有,表妹家在林芝是富户,在过节时身上带的“扣”(类似长命锁一样的东西),黄金做的,价值超过一百万。那一百头羊,算起来,大约值六万多块钱。

我惊呆了,惊讶的不是姑娘丰厚的身家,而是她对我的称呼。怪不得,那么长的时间里,姑娘只是叫我的名字,直到最后,才会叫哥哥。

行了,哥儿几个,我的西藏之行,也讲完了。咱们吃饭吧?

先不忙,让服务员帮咱们热热菜。还有事儿问你。

老实交待,姑娘长得怎么样?你一个王老五,就没动什么心思?再说了,能找一个家底殷实的藏族媳妇儿也不错啊!

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朋友有点急。我是缺钱的人吗?你们几个加起来都不一定赶上我有钱吧?

急什么眼?我们异口同声,这不是关心你嘛。急归急,那也得说说。

我服了你们了。朋友无奈的摇摇头。姑娘长得不能说漂亮,但是挺耐看的。可能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原因,脸上的红丝也比一般藏民少。说真的,跟她相处一个月的时间,从来没有动过什么其他的念头。

听朋友这么说,一个哥们儿笑着摆摆手,你可别这么想,告诉你小子,估计姑娘是动了这个想法了,你去了一趟西藏,应该多少知道点儿人家的风俗,如果姑娘没想法,可以送你别的礼物,不会送你一百头羊,这恐怕是定情的信物,仔细想想,可是这个理儿?

朋友愣了,沉思半晌。真的是这样?那我一定要再去一次,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哥儿几个今天给你接风,同时也祝福你!

这顿饭总算吃完了。又过了大约半年,我接到朋友电话,说准备再赴西藏,问我去不去,我犹豫了半天,手头很多工作忙不完,实在是抽不开身,所以拒绝了他的邀请。

在他走后很长一段时间,哥儿几个很想念他,好几次给他打电话,都关着机。

终于,前天,接到了他的回电。他告诉我,已经去冈仁波齐又转了两次山,把前世后世的罪业都消去了。现在心情很轻松,这世间再无任何东西能让自己烦恼愁闷了。

他说,这段时间里,不但去转山,而且在姑娘的陪同下,还去了布达拉宫、西宁塔尔寺等佛教圣地朝拜。现在呢,正在林芝姑娘的家里,她家里人对他都非常好。

前一阵子,还去看了他的羊,膘肥体壮,长得很喜人。

小儿癫痫治愈需要多久
癫痫主要检查都有什么
癫痫应该怎么样检查呢

友情链接:

咂嘴弄唇网 | 组合密封 | 关于社保补缴 | 英雄战魂巫师骨龙 | 怎么穿佛珠 | 福田五星三轮摩托 | 安徽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