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洛神赋是谁的作品 >> 正文

【江南小说】苏陈,半醉半醒之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第一章 相识

苏陈对着我咯咯笑的时候,我正坐在Top-Tin酒吧的吧椅上,头趴在吧台之上,扬起头正往嘴里送一种叫做“心疼”的调制饮料。

苏陈是一个女孩。

她告诉我说她今年十八岁。

我清晰地记得那时拿着高脚杯的手猛地一颤,血红的汁液从嘴角滑落,如若鲜血般沿着我的手面迅速地滑下,悄无声息地坠落,然后落地嘭然而四裂。

这个年龄让我听起来有点忧伤,有点不知所措。

她让我想起了以前的青春,以前那个在我好多年前的记忆里,我曾经潸然流过泪的年纪。

在那个年纪里,有一个女孩子,她叫苏陈。

第二章 欺骗

苏陈穿很少的衣服。

她说,她已经用布遮住了身体的几个重要的部分,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在她飘然而过之后,别人都会装着是在无意间的笑着偷看她留下来的那种若隐若现。

那眼神,包含着异常诡异的笑意和迷离。

我所认识的苏陈不是一个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女人,最起码我见到她的时候她不是。我不知道判断一个人传统不传统的标准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算得上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女人。

但是我知道,她十七岁那年已经不再是小女孩了。

记得所有的这些都是苏陈跟我好了以后告诉我的,她还说,她要生存。

记得那时我不带表情地淡淡一笑,在心中很是不屑地问自己:“生存那么难?”

这些话都是苏陈爱上我以后告诉我的,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很反感,甚至说是恶心。

苏陈的腰很细,很精致。

精致的如同一尊元代青花瓷,加上那不时显露出来的若雪般的肌肤,其实别的不论,单凭这丝白皙,就已经能够动人心魄了。

她的眼睛很是迷人,是那种让你醉死不愿意醒来的迷人。那怕你只是偷偷地凝视她的眼神,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后,你也会像是被催眠了一样,在毫无知觉中陷进去。

她的眼睛里面好象有一只小妖精在魅惑地充满媚笑地看着你。

那眼神,让你无能为力。

苏陈曾经被人包养过,她说那时的她已经麻木,麻木到看不到未来和希冀,她看中的是他口袋中的钱,而他只是看中了她的身体。

她不会要求他娶她而追求什么家,因为她不会爱上他;而他到她这里来也仅仅只是一种岁月压力的释放,他的脸面使得他同样也不会要她,夜晚他必须要回家报道。

这是苏陈和我好了以后告诉我的,我没有在意,只是很轻松的笑笑,因为我不在乎这种东西。

我记得有一次苏陈问我说:“我和你说这么多以前的我,你不会在乎我的以前,我的过去而不要我吧?”

我刚要开口,她马上捂住了我的嘴。

“别说了,我怕。”然后她幽幽地低下头轻轻地说。

“真的不在乎!”我到底还是说了,语气很是决绝。

然后我低头看见苏陈那饱含着慌乱的眼神,在霎那间幻化成了静谧,整张脸被笑意所覆盖。然后她静静地将头贴在我的胸前,紧紧地搂着我,抱得我很紧,可以说很生疼,但是我没有拉开她,也没有起身,那感觉其实直到现在我依旧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就好像怕我在突然之间会在她眼前消失一样。而且那来自胳膊上的疼痛也提醒着我,她或许是因为紧张,指甲已经陷入了我的肉里面。

这时候我感觉到,她的泪水也从我的胸膛上流下,暖暖的、滑滑的、软软的,很是舒缓的游走在我的身上。

苏陈就这样在我的胸前睡着了,我没有挪动她,我点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看着那袅袅上升的烟气,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我不想让自己有丝毫的思想去想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告诫我自己:“我,还是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

其实话说回来了,对于苏陈的过去,我真的不在乎,我邪邪地看着在我身上已经熟睡的苏陈,看着她依旧死死地抱着我的身体的手,不带表情地一笑。

关于苏陈的过去,我真的不在乎,原因很简单:“我又不会娶她,我在乎个屁啊”,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记得有一天晚上,苏陈告诉我说,她那时候其实很恶心一个胖胖的身体在她身旁乱摇,她喜欢的是银行帐号上那一串数字不断地增加,好像春天的清泉一样,汩汩地流,那跳动的模样是那般的惹人怜爱。

也就是那天晚上,她靠在我的怀里对我说,其实直到她碰到了我,她才知道以前是那么傻,那么单纯,她才知道爱人的怀抱是那么安心,那么静谧,那么舒坦,那么毫无顾忌。

钱,并不能给她带来这份安心。

记得那天晚上我面带浅浅的微笑,轻轻地问她:“难道你就不怕我是在骗你?”

她的头猛然从我胸前抬起,用不敢相信的眼睛狠狠地凝视着我,死死地看着我洋溢着笑意的脸,我从来没有见过苏陈的那种眼神,寂寞,无助,枯槁若死。

我依旧面带微笑看着她,没有说话。她看了我好一会儿,然后像是得到了什么答案似的狠狠地摇了摇头,重新贴在我的胸前,无比坚定地说:“不,你不会的,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我要是会呢?”然后我抱她的手紧了紧,依旧笑着说。

“骗就骗吧,就像是飞蛾一样,明明知道会受伤,但是依旧无悔,我愿意做一只傻傻的飞蛾。”然后在一阵幽幽的哀怨之后,抬起头温柔地朝着我笑了起来,那眼神充满了信任。

那一刻我真的感觉我好像爱上了她,一种发至内心的眩晕感。但是我清楚地知道,她不过是我感情寂寥的千万个节点中的一个节点。

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了,我一朋友问我为什么不能好好地爱一个人,和她好好过日子,我记得那时半开玩笑地对他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美眉是无限的,以自己有限的生命去泡无限的美眉,这是一种豪迈,一种大气,一种以卵击石的霸气,而我,愿意拥有这种目空一切的霸气。”

其实在遇见苏陈之前,我的生活多数是在酒吧度过的,我虽然有很多的女朋友,但是很少带她们到我的家。

我想,那是我唯一还干净的地方吧,那是一个唯一可以自己关爱自己的地方,唯一的一个我在外面受到伤害可以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的地方。

在别人面前,我总是笑,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喜欢看见你哭,你哭的时候他们只会面带悲伤,心中欢喜地看着你,这世界所有的同情都是装的,和孙子一样。

我以前心中难受的时候总是去酒吧,因为我只能用那里面的嘈杂来麻醉自己以换取自己片刻的宁静。我很是害怕那种在自己的家中哭过之后迎接而来的无尽落寞,原因很简单,我怕这种孤独,这种孤独腐蚀自己的激情和勇气。

第三章 偷心

当我第一次看到苏陈的时候,她的头抬得很高,只露出一节若玉般的脖颈以及一头染成金黄色的头发。那颜色很是耀眼,如若冬日暖阳般惹人心动。

她面无表情,用一种目空一切的眼神斜视着这周围世界的任何事情。

那姿态,那表情,我靠,真他妈的勾魂摄魄,搅乱心魂。

当她目不转睛地经过我身边的时候,那哒哒的高跟鞋声敲醉了我的心扉,就这样哒哒地敲乱了我的心弦,使得我心慌意乱,我突然间有了一种神似初恋般的那种不知所措。

在无知无觉中,就这样不由自主地紧紧盯着她。直到她走出酒吧门,而我的目光依旧很痴呆地看着那扇旋转门,直到我的手机震散了我的迷失,我端起桌上的高脚杯狠狠地喝了一口酒,然后静静地闭上眼睛,用舌头慢慢地把酒压进自己的身体里,在霎那间我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眩晕飞腾的感觉,那感觉,软软的,就这般静静地从身体里面蔓延开来。

我放下自己手中的酒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苏陈一样将自己放进了这座南方都市摇曳阑珊的夜色中。

记得那天夜色阑珊,接近午夜一点的杭州开始脱掉这一天来的嘈杂,这时刻,安静。

我冷笑着看着这个时间,因为这个时间将会变成我的。

而如今每当我想起这个时间的时候,我都会深深地感觉到那可能是我记忆中千百年来杭州最安静的时刻。

我又看到了苏陈,她和刚出来的时候一样的脚步稳健。哒哒的高跟鞋声在这个安静的时刻显得那么惹耳,就好像是在夜深人静夜空中响起的钢琴音。

那种声音像是在很黑的夜里面,野猫无意间跑上钢琴踩动钢琴的声响,单调但是悦耳,使得这黑夜显得更加的静谧。

我站在巷子的拐角处,看着前面的苏陈。斑驳的路灯光影拉长了她的身影,当她准备经过一座立交桥下的时候,我听到了苏陈的惊呼声。

我快步走过去,脚步是那么慌乱,是怕苏陈出事,还是那样一种急不可待的英雄情结?抑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别样企图?

我看到从桥墩下面闪现出来两个人,他们一前一后,面含邪恶的笑意。我看不到背对着我的那个人,但是我却清楚地看到了面对着我站着的那个男人,那男人满脸横气,真的有那种抢劫犯的特质。

就在这危机关头,我不知道怎么突然从心底深处涌上来一阵莫名的欢喜,但是还没等我开始细细品味,这欢喜就在霎那间荡然无存,因为我看到了他们已经开始一步步的逼近苏陈。

“呵呵,妈的,今天真走运啊,有美女。”其中一个男人用一种好像是幸灾乐祸的语气说着。

“你……你们是不是要抢钱呀?”我听到了苏陈的声音有些发颤。

“你好聪明啊,这都看出来了,不过我要纠正一下你的错误,不是抢,是借,明白?”然后那两个男子就开始肆无忌惮地笑起来。

我看到了苏陈不是像我以前看到的苏陈那样目空一切,她没有说话,几乎没有任何挣扎,就把包递了过去,我想她很清楚,在这个时段,在这个地界,或许妥协才是最明智的,最可取的。

然后我听到苏陈用一种近乎乞求的腔调说:“大哥,我的钱都在这里面,你们拿去吧。”

我突然感觉到女人就是女人,无论在人的面前苏陈表现得如何冷艳,到底她还是女人,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女人,这女人在这一刻显得是那么脆弱,那么无助。

“大哥,你要做什么?”苏陈的惊问将我从乱七八糟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只见就在苏陈递上手提包的那一时刻,那面对着我的男子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了怀里。

“做什么,不做什么,我们哥俩想劫个色。”那男子幽幽地说,然后另外一个男人也附和着笑了起来。

然后我看到背对着我的那个男子从后面慢慢靠了过去,时间,已经没有多少让我去犹豫了,我必须站出来。

“住手,放开她!”我和以前一样面无表情得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唉,来一个不要命的。”那个抱着苏陈的男人说。

就在这一瞬间,他们如饿狼般地冲了过来,其中一个人未到就把手中的铁棒砸了过来,我就在那一瞬间有一种眩晕的感觉,然后血从我的额上流下。

我心里想:“我靠,这哥们下手也忒狠了吧。”

然后我就冲了上去,他们的拳头如雨点般地打到我的身上,我无力还手,我的头越来越沉。

“风哥,住手你们!”我看到了我一铁哥们带着三个人跑了过来,那两个人见势头不对就丢开我跑了,但是跑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拿走苏陈的手提包,而苏陈已经吓得蹲在桥墩旁边瑟瑟发抖。

我没有让他们去追那两个男子,因为我怕太多人的介入会在无意之间打乱我的计划和安排,而我的计划不容许任何人破坏,哪怕一点。

“风哥,我们……”我抬起手来打断了他的话,然后颤微微地走到苏陈身边,拿出了我的一张名片,然后说:“我是江豫风,这是一百块钱,打车回家,到家了给我个电话。”

“谢谢你,大哥!”苏陈低着头轻轻的说,她还没有从刚才的突然中清醒过来。

我摆了摆手,然后在朋友的搀扶下慢慢离去,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回过头去看苏陈的时候,苏陈依旧站在那个桥墩下,静静地,好像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那眼神安静,和谐,我的心有些慌乱,仅仅在我扭过去头看她的那一个间隙。

那是我第一次,而且还是在朦胧中看到苏陈那么安静,和谐的眼神。

如今我常常可以清晰地看到苏陈那和谐而平静的面容,但是,那种感觉怎么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有些慌乱了呢?

“风哥,对不起,我们走错路了……”我朋友很是惭愧地低头说。

“我靠,我说呢,那孙子下手那么狠,你们再晚来会儿,我就要归西了。”我不带表情地说。

“风哥,对不起。”

“没什么,这样也好,只是我赔多点罢了,哎哟!”我抽冷气地叫了一声,然后接着说:“不过还好,这出戏总的来说还不错,虽然遗憾的是我没做成导演。”然后我轻轻一笑。

其实这已经是昨天的安排了,当前天我第一次看到苏陈的时候目标就很是明确,我要上这个小妖精,看看她到底是天使还是精灵。未曾想出了点差错,但是我还是认为总的来说,我是一个赢家。

第四章 改变

苏陈来还我钱的时候和我计划安排中的一样,把自己也还给了我。

我在家里养伤的那段时间,苏陈天天来看我,为我洗衣服,为我做饭,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这个房间里面有个女人很好,那感觉很是温暖。

我的伤好得很快,这不能不说是苏陈的功劳,当我再次出现在公司的时候,公司的人都说我和以前的冷漠不同了,多了一些和善。苏陈搬进了我的公寓,和我住在了一起。

她把她的房子卖掉了,她说那里的记忆太压抑,她想和我在一起。我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没有拒绝,因为她把她大部分的钱投到了我的公司,她算是一个股东。

苏陈常常在家等我下班,然后和我去逛街,陪我去地摊上去吃羊肉串。

她说她以前很不喜欢吃这些东西,感觉不干净,而现在她比我还爱吃。

海南去哪个医院检查癫痫病
失神性癫痫有哪些症状
河北专业的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咂嘴弄唇网 | 组合密封 | 关于社保补缴 | 英雄战魂巫师骨龙 | 怎么穿佛珠 | 福田五星三轮摩托 | 安徽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