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组合密封 >> 正文

【流年·忆江南】他们的爱情 (征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不喜欢和她一起看电视,她脑子老古董,又呆板又没有情趣,比方说看到电视里男主经历千难万险之后终于追到女主,然后深情款款地和女主接吻,这时候一圈光环围绕着他们,满天花瓣飞舞的画面,多让人心驰神往啊!看得人心头小鹿咚咚乱撞的,她却冷不丁出声:“哎哟,砸得叭叭的,不知道吃了多少口水去,脏死了脏死了!”一面说一面作出嫌弃的表情,上下嘴唇相碰,发出牛吸水的噗噗声,晚饭吃的香菜味儿、大蒜味儿一缕缕飘出来,把浪漫份子赶了个无影无踪。

真扫兴。

谈恋爱亲个嘴咋啦?你们那会子不亲嘴啊?

亲嘴?亲个啥嘴?他就一个木头疙瘩,推一下动一下,推一下动一下,不推就搁那装死。结婚这些年,你见他拉过我的手没有?上街的时候我说挨近点儿,谁知道我往他旁边近一步,他就往前蹿一步,我再近一步,他又火烧屁股似的弹开,还急赤白脸地吼我:靠那么近干嘛?怕别人不知道你是我媳妇啊?你说,别人知道我是他媳妇咋了,我给他丢人啊?他也不看看他那样儿,凶巴巴的,一年到头没个笑脸,好像谁欠他钱似的,连走个路都要隔八丈远,这哪是夫妻,这是仇家嘛。

嫌弃了?嫌弃你当初怎么嫁给他?我暗笑。

那不是年纪逼的嘛。我在家当了二十几年的老姑娘,给他们挑水煮饭,种田种地,养猪喂鸡,帮扯着一个二个成了家,临了都嫌弃起我来了,说我这么老不嫁,在家耗着当老姑娘。我喜欢耗啊?那不是放心不下么,要早结婚我还可以挑个顺眼的,成老萝卜了只能让人挑了,吃亏的那不是我?

你和他是咋认识的?我开始好奇了。

中间人介绍的呗。媒人来说有个小伙子不错,刚退伍回来,长得白白胖胖,又老实又精神,就有一点不好,家穷了点。我爹就开口了,儿啊,穷点就穷点吧,人好就行,哪样不是靠双手扒拉来的?等你们成了家,两人一起扒拉,到时什么没有?我一想也是,只要他有田有地,我给他扒拉出满屋子粮食来。我不是吹牛,在大队里干活谁不叫我铁姑娘?一百多斤的柴甩到肩上就走,比男人还经磨,我不信我撑不起一个家来。媒人带他来的那天,我爹乐疯了,直夸这小伙老实。当然老实,进门屁都不放一个,就晓得坐着嘿嘿傻笑。人倒是挺好看的,大脸庞子,脑门溜光,长得壮实,一身军装干干净净体体面面。村里的姐妹儿说,哎呀,是个干部呀!我乐了,你们嫌弃我老姑娘嫁不掉,我找个好的给你们瞧!我爹生怕他反悔,立时就叫我跟他回家,相相他的家底。两人走在山路上,我心想没别人了,他该表示表示了吧?谁知道人家只顾闷着头走,话也不说,走着走着我老火了,上前揪住他衣袖问他有啥想法?他说,嘿嘿,挺好的。那你是愿意是不愿意?愿意愿意!他忙点头,一张脸憋得通红,正经得要跟人干仗似的。

哈哈,你这么上赶着问人家,是不是有点掉价儿?不怕他不要你?

嘿嘿,我不怕他不要我,想当年在这一带谁不知道我荷花的大名?长得是没得说了,脸圆圆的,白里透红,屁股大,腰还细,那些老婆子们都眼馋着呢,说我是个生儿子的好材料。不管我走到哪里,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把我往家拉,好吃的好玩的端到面前递到手上,都想让我给她们当儿媳。那些孬货我哪里看得上?论身材论相貌,没一个顺眼的。

你咋就看中他了?

我那会傻么,就相中他那身皮了!跟他回到家的时候我一看,唉,心都凉了半截儿,这哪像媒人说的有点穷?穷的都掉裆了!一个破房子,还只有半边,一段住着他老娘,一段住着大伯哥一家。我问他你住哪?他说暂时在他老娘房里搭个床,破麻袋挡挡,结了婚就把这房间再分成三间,一家子亲亲热热地住着。我也是鬼迷了心窍了,你说,我当时怎么就头脑发昏同意了呢?要不然我指定还能嫁个工人,你们不也跟着吃香的喝辣的了?(我心想那样这世上还能有我吗?)他们家东挪西借,收拾了三十斤豆子,几十块钱,就当彩礼把我娶了回来。我就值这么点儿东西?

得了,那会子不是穷么?你也知道他家底薄,借到这些东西不容易了!

那倒是!也不全是,后来我才知道这都是那个瞎眼老婆子闹的,她嘴太坏,在村里到处惹事生非,别人都不待见她,就算有钱也不借给她。你知道她咋整我?

摇头。

我刚一过门她就想把我拿下,妯娌早给她拿下了,说一不敢二的。老婆子趁他上班,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就显她的威风了——哦,他分配了工作,在农场养羊,这可是个肥缺,农场里的羊有时候逮一头杀吃也没人发现(得意),因为羊会下崽。隔三叉五的,他会拎一块肉回来,麻绳绑着,晃悠悠地走过村里,把那些人的眼珠子都吊了起来。那年月哪像现在这么好,天天有肉吃,想吃啥吃啥,那会子都是过年过节才舍得割一斤肉,还尽挑肥的,能炼出油来润润嘴——那盘肉快吃完的时候,老婆子把筷子往盘上一挡,发话了:这几块肉留着明天炒菜,谁也不许动筷!妯娌一听吓得脸色发白,伸到半路的筷子又缩了回去,连伯哥都不敢吭声了。我不呀,我为嘛不吃,一天到晚牛一样干活,不吃哪有力气?我端起饭碗,一下把饭扣到肉盘里,拿筷子搅搅全吃掉了。老婆子沉下脸,死死地瞪着我,牙齿咬得咔咔响,像要吃人似的。我不管她,你要咬牙你咬去,不吃白不吃!一整天什么事都不干的人还想压制我,没门!对了,从我嫁过来没多久她就宣布不下田了,她说她要开始养老,养什么老?才五十出头,没病没灾的。说到这,还得说件跟你有关的事儿,你小时候被她打过不少,一甩到后背就开始把你像破布一样摇晃,啪啪地打,那声音响得叫人害怕。你在她背上哇哇地哭,小屁股也不知道遭了多少罪,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的孩子没做错啥事儿,凭什么你要这么打她?你不带她我自己带,将来你老了别指望我养你,也别指望我的孩子对你好……

后来你不也养了?只是嘴硬而已!我羞她。

嘿嘿嘿,我能不养吗?你伯爷都把她赶到大马路上了,说要烧死她。虐待老人会有报应的!你不见他现在几个儿子都娶不上媳妇?这都是他早年造下的孽得到的现世报!

你在家遭的罪,我爸知道不?

他原先不知道,后来遭了一场大难,知道了。有一次他去干活回来,见浑身都是汗,就想跳到河里洗洗,没想到一跳下去就坏事了!整个人被鬼上身一样僵起来,嘴里胡言乱语。那时我正在田里干活,有人大老远跑来告诉我,春妈你快回去吧,春儿爸送去医院了,也不知道活得成活不成!我一听,连哭都来不及,把你捞起来甩到后背就往医院赶。他躺在床上,连我都认不得了,叫他张嘴他就张嘴,叫他吃他就吃,跟个傻子一样,医生说他得了什么……什么精神分裂症,我问医生能治不,医生说能治,就是花些钱,还好心地告诉我,他是公家干部,生病可以报销一部份医药费的,叫我上哪找谁谁开个证明,再去哪哪领钱。我一个女人家,大字不识一个,也没见过大官,就想叫你伯爷出面。你知道他们干了啥?那个瞎眼老婆子背着我和你伯爷说:别帮她!她不是很能干吗?我看她能上天去,事事要出头!这回叫她自己去领,我看她会不会!不帮就不帮,我不信没了他们天能塌下来!我背着你,满世界找人问,最后给我问到公社里,找到了办这事的干部,我一面抹着泪,一面和他们说了家里的情况。公社里的人都很同情,马上给我开了证明,还带我去领了钱,这回瞎老婆子也没话说了。在他住院的时候,田地里的活没人干,眼看就要开春了,别人忙得热火朝天,咱家的田还是硬邦邦的,我去和你伯爷说,叫他帮忙犁一下田,我先下了秧,谁知一请请不来,二请请不到,推说他家的田没犁完。没办法,我只好去找了堂兄,堂兄二话不说,扛起犁头牵上牛就去了,这真是亲兄弟都不如邻居啊!瞎老婆子这回又有话了,到处编排我,说我在男人住院的时候和别人勾勾搭搭,这话也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他妈嘴碎,这种天大的事怎么能不到处宣扬。我坐在他床边问他:你相信我不?他说不出话,就点点头。他那会已经醒了,什么事都看在眼里,心里明镜似的。他病好后,呆在家的时间多了些,经常跑回来帮我干农活,后来干脆农场都不去了,正正经经当起了农民。我不甘心啊!他读了那么多年书,到头来踅回农村跟着牛屁股转,我这半生的愿望不都落空了吗?我叫他回去,他说农场的工作已经有人代替,回不去了。他说这话的样儿让你恨不能咬他两口,慢悠悠慢悠悠,没事人一样。我虽然着急上火,可也没法子,后来好不容易托了咱村一个在县里当官的老大哥,帮他弄到了一个临时工的名额,说干两三年就可以转为正式工人。要不是别人看在他老实憨厚又有点文化的份上,人家才不搭理你。我高兴坏了,立即怂恿他出去,说将来站稳了脚跟就把咱娘仨都接去过几天好日子,谁知我怎么说他就是死倔着不答应,再多说两句他就朝我发火:你整天叫我出去,是不是想做官太太?你嫌弃我穷了!我嫌弃他?我要嫌弃他我早跑了,还等到现在!我打他,骂他,天天闹他,我就是要把他赶走,就是不让他在家呆着,可他是铁了心要跟我作对,打他他不回手,骂他也不回嘴,该干啥还干啥,放下锄头又去弄犁耙……

他可能喜欢干农活呗?你不见他宝贝那头牛跟什么似的,冬天还给它盖棉被!

不是。她摇摇头。不是他喜欢干农活,是因为隔壁那个鬼!你还记得吗?隔壁有个脖子上长着个大瘤子的人,你小时候也见过的,长得高大粗壮,又傻又疯,还会打人。他在墙上挖了一个洞,整天从破洞里盯着我,你爸不在家的时候,他偷偷跑来我窗下游荡,摇我的门,有时候趴在窗口鬼一样往里吹气,阴森森地咕哝:荷花,你跑不了的!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压在身子下面!那时你伯爷和你奶奶已经搬走了,就我带着几个孩子住在这里。我每天晚上都怕得要命,把门锁了一道又一道,还拿柜子顶住,就怕那个鬼发起疯来我一个女人挡不住,伤了我事小,伤到我孩子怎么办?有一次我忍不住跟他说了傻子的事,谁知道他就上心了!打死也不愿意离开家,要是他能出去,说不定你们兄妹几个也不用吃这么多苦了,现在可不过上好日子了吗?

他还不是为了你吗?妈,没想到你俩还有这么一段爱情呢,这可比电视精彩多啦!

哈哈哈,啥爱情,他就是一个木头疙瘩……

癫痫的治疗和预防
湖北专业治癫痫医院
西安癫痫病在那里治好

友情链接:

咂嘴弄唇网 | 组合密封 | 关于社保补缴 | 英雄战魂巫师骨龙 | 怎么穿佛珠 | 福田五星三轮摩托 | 安徽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