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么穿佛珠 >> 正文

【笔尖◇暖】这杯咖啡没放糖(小说 征文)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张醒满腹狐疑地打开信,现在还有谁会写信啊?电话、邮件……信好象都成古董了。

“醒:

见字如面。你看见窗外片片轻扬,随风飘落的梧桐树叶了吗?它们一如我牵挂你的心情……”

张醒放下信,点燃一根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是林轩!张醒不觉在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而后却又锁起了眉头,

“醒,容我如此称呼你,因为在心中我已经这样呼唤你成千上万次了,你感应得到吗?也许这种感觉有些危险,可是一想到,没有多少青春可供自己恣意挥霍了,就急切地想对你说,我是真的喜欢上了你。虽然我们相识短暂,可是我在见你的第一面开始,就已经无法控制地喜欢上你。我不敢说爱,是因为爱太沉重,我们的现在和将来都不可能承受。而喜欢不同,我希望你能听到我的心!

这是我的感觉。我矛盾着,惟恐你会认为我是一个轻佻的人,但是我还是想让你知道,我一定是疯了,但是是我愿意,我不知道这封信你会不会读到?……”

看得出来林轩写这封信时,她的思绪很乱,因为短短几行字,全是涂改的痕迹。张醒何尝不知道林轩?就是她不说什么,不做什么,张醒想自己也能了解,可是……

张醒不禁神离,他用力眨了眨眼,可是却无法再投入了。

张醒这才注意到,黄昏的一抹斜阳已经悄然照到书桌上的相框上了。那是妻子云同儿子的合影。

张醒折起信放入公文包,拿起相框,轻轻触摸云的微笑和儿子无邪的童颜。两行清泪不觉已挂在腮旁,他们已然远去了,张醒不禁心痛。

婚后,云就一直在家。从怀孕到生了儿子,她就如同变了一个人,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大发脾气,甚至有些歇斯底里。每当产生矛盾时,张醒的杀手锏就是:躲!可是现在想想,云可能是因为太寂寞了,又无法排遣才会那样。张醒开始恨自己,于是,将烟头狠狠地在烟缸里拧了拧,险些将烟缸打翻!

云是个好女人,家庭生活的琐事从来不让张醒操心。一直以来,都是云一个人带儿子,并且还要照顾张醒的衣食起居。想到这里,云的那些小不足,又算什么呢?可有一段时间里,张醒看见云就嫌烦,甚至已然忘却了和关于云爱的誓言。那时,张醒不但看出云对婚姻的失望,自己也对婚姻失望至极。

谁会想到生命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呢?张醒来不及珍惜,所有已成往事。

张醒起身,放下窗帘,打开电灯,走进厨房。门后还挂着云的围裙,围裙上是一只可爱的小狗,云是最喜欢小动物的。张醒握着围裙,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想从上面嗅到云的味道,可惜,什么味道也没有。这么久了,到处都是灰尘,张醒决定打扫一下。忙到结束,都十点多了。

明天张醒就正式回公司上班了。张醒洗漱完了,上床就睡着了,他太疲惫了,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惫。

2

早晨,手机铃声叫醒了酣睡中的张醒。张醒很长时间没有睡这么塌实了,自从云和儿子“离开”后。

公司还是老样子,张醒不在的日子,都是秘书陈雅如在打理日常工作。陈雅如是个文静、工作勤奋的女孩,中等身材,相貌一般却很有气质。她是张醒的得力助手。陈雅如总是同张醒保持着一种距离,从不多说一句与工作无关的话。

张醒目光落在办公桌上,桌上有一个相框,同家中的一样。张醒真的受不了云的微笑。张醒那根忧伤的心弦又被触动。他默默地坐进椅子,拿起相框,拉开抽屉,把相框放到嘴边轻吻玻璃下的妻儿。张醒看见玻璃上有灰尘,举目也没见到可以擦的东西。一低头看见自己的领带,于是提起领带就擦:“云、宝宝……”张醒默念着。不能再想了!

张醒把相框翻了过去,狠狠心,把它放在一叠文件的底下。又拍了拍,这才关上抽屉。张醒想自己不知需要多久可以梳理好心情,一个月?还是一年?或长或短,张醒都希望自己尽快走出来。

这时,张醒的手机响了,是短信息。张醒拿起手机,打开菜单,是林轩发来的:今天下午,三点钟,城市枫林咖啡厅,不见不散。

林轩和张醒很久没通电话了。林轩只是偶尔发个问候的短信息,时不时的,让张醒知道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这么一个女人在牵挂他!张醒才想起昨天的信还没看完,于是又从包里找出信,再读:“醒……”

这时,张醒才发现现在的笔迹颜色同前面有所不同,好象不是一天写的。

“……醒,前天从平凡哪儿知道了你的事,我一直都以为你出差去了。没想到短短数月,却发生了如此变故。我想见你,你看到着封信后,给我一个电话。”

信不算长,张醒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随后深深叹了一口气:太多的原因,太多的顾忌,虽然相互有一份莫名的情愫,但是在这个时候,张醒的确没有那份心情。

张醒拿起手机,键入短信息:今天已经有约,改日吧?想了一会儿,才摁了发送键。

林轩很快回到:好吧,有空约我!林轩不想让张醒觉得自己是个惹人烦的女人。

张醒于是又开始埋头工作。其实,张醒打内心是希望和林轩见面的,他想和林轩谈谈心,以排解几个月来的心理负荷,但男人天生不希望把自己的脆弱暴露在女人面前,尤其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张醒现在就是这种心态。

3

林轩独自坐在城市枫林,面前放着一杯咖啡。隔着玻璃看着马路上车流如织,不禁黯然:张醒不能来了。她不明白张醒为何会拒绝自己。她不想想得太多,因为她怕想多了,反倒让自己的心无处可逃。

林轩闷闷地,突然间,她想起了平凡,于是她拨通了平凡的手机。平凡立刻答应赴约,说是马上就到。林轩自从结婚后,几乎断绝了和以前朋友的交往。有时林轩也反思自己婚后的生活,可能是自己在潜意识里,对婚后的生活感觉不好,才会那样。她不想让了解自己的朋友洞悉丝毫,所以才选择远离他们。

可是林轩的生活是不能没有朋友相伴的,这时,平凡适时出现了。林轩在一次旅行中认识了平凡,回来后就成了好朋友。平凡是个很单纯的女人,林轩又是一个很随心的人,所以她们都真心喜欢对方。平凡是一个单身自由撰稿人,三十多了,一副美女不愁嫁的架势,还没男朋友。追她的人不少,可是就是没一个让她中意的。

不一会儿,平凡的身影就出现在城市枫林的门口,光彩照人,长发飘飘,引得不少客人侧目,她微笑着向林轩走来。

平凡坐到林轩的对面:“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林轩打开香烟盒,抽出一根,准备点上……平凡笑了:“哼,你是有心事!”

林轩没有回答,表示默认。这时,林轩躲闪平凡的目光突然凝滞了。平凡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林轩的爱人孙然搂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亲密之情,无法言表。

几秒间,林轩的脸色由白变红,由红变白,到恢复正常。林轩感觉心脏都要爆炸了,呼吸也要停止了。那种感觉就如同千军万马践踏过了林轩的心脏。虽然,林轩在这方面早有预感,可当真亲眼目睹的确过于残酷了些。这时,理智告诉林轩她需要镇静,需要克制。在这种情形下,林轩觉得无论如何要在气势上压倒那个女人才是最主要的问题。

林轩使劲安抚自己的心脏,控制自己发抖的手,用打火机点燃了烟。平凡担心地注视着林轩的一举一动。一时间,平凡也不知自己该做什么?毕竟碰到这种场面总是让人很尴尬。

孙然已然看到了妻子林轩,所以他的手已经从那女人的身上挪开了。孙然安顿那女人在一个角落坐下后,向林轩和平凡走来,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哟,这么巧,你们也在?”其实他在心里祷告着:但愿前面的情景没被这俩人看见!

林轩柳眉一挑,淡淡一笑,轻轻吐了一口烟。平凡则面无表情地看着孙然,她想看一看这个男人如何表演?

孙然看见林轩笑了,稍稍放心,开始逗平凡:“没打扰你吧?”

平凡斜了孙然一眼,一哼:“哪里,是我们打搅你们了?”

孙然解释道:“误会,误会,那是我的客户而已,别想歪了……”

林轩有些不耐烦地打断孙然:“好了,我和平凡还有事,你去陪客人吧。”

林轩熄了烟,又对孙然说:“你给我和平凡买个单吧。”林轩站起身,提了包,就向那个和孙然一起来的女人走了过去。平凡连忙快步跟上前。孙然自然也紧张地跟了上去。

可是,林轩已经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并落落大方的,向她伸出了右手:“小姐,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孙然的爱人林轩,认识你很高兴!”

那个女人满脸通红,起身:“您好,我叫兰欣……”她也伸出了手,可这时,林轩用力地握了一下兰欣的手。很快又收回了自己的手,好象是随意的拿起桌上的纸巾,擦着,说:“哦,兰欣小姐。挺动听的名字……好了,就不打扰你们谈正事了?我们还有事,你们请随意吧?”

孙然忙不迭插话,道:“好,好,我送你们……”平凡一把拉住了孙然,说:“不用麻烦了,你就照顾好兰小姐吧,你就不用客气了!”孙然也感到自己有些失态,忙点头:“那也好。”

平凡同林轩走出咖啡厅,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4

城市枫林咖啡厅。孙然目送林轩、平凡离去,叹了一口气,这才落坐。

兰欣看着孙然,心里很紧张。于是,低声道:“应该没事吧?”

孙然阴沉着脸;“没事!都是你惹事,哪根经搭错了,要喝什么咖啡!走了,走了,我先走了,你自己喝吧!”孙然端起面前的咖啡,仰起脖子,一皱眉,就把一杯咖啡全喝了。“叭”的一声,孙然把杯子搁到了小托盘上。随后孙然起身到了收银台,付了帐,就独自开车走了,撇下了兰欣。

兰欣一个人默默地喝着咖啡,脸上没了任何表情,内心却排山倒海似的难受着。而这时,“城市枫林”里播放着张艾嘉的《爱的代价》。

5

林轩坐在出租车里,沉默着。

平凡终于忍不住了,气鼓鼓地把脑袋搁到了前排座椅的靠头上,用力拍了一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林轩的肩:“气死人了!你怎么能沉得住气?”

林轩无奈地摇摇头,说:“都这样了,你看见了。明摆着的事,我生气有什么用?孙然当我们没看见,我们就没看见。本来嘛,只要孙然还顾及家庭,我就不和他计较了。”

林轩透过车窗,从观后镜里打量自己:一个漂亮的女人,目光里盛满了失落。林轩知道自己是在乎的。自小就认识孙然,一直以来,自己的生活里只有这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刚刚却搂这别的女人!这怎能不让她失落?突然又想到女儿豆豆,仿佛听见她在用稚嫩的声音,在叫“妈妈”!林轩于是回头对平凡说:“今天去我家,豆豆老念叨你呢?”

出租车开进了一个别墅山庄,在一栋独立别墅门前停下,这就是林轩和孙然的家。紫的瓦,红的墙,墙上爬满了爬山虎的藤。但天已是入秋,藤也开始发黄了。不过反是有了另一番味道在其中。

平凡下了车,深深吸了一口气:“空气真好!”

“妈妈、平凡妈妈!”豆豆正在阳台上,跳着向林轩和平凡招手,一头乌黑的学生短发也被扬了起来,小脸因兴奋红得象个红苹果。

豆豆象个洋娃娃,她集中了林轩和孙然的所有优点,漂亮、聪明、可爱……

平凡看了一眼林轩,这时,林轩已经满脸慈爱的微笑了,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平凡心里想,林轩要比自己想象的坚强。

“啪!”防盗门打开了,豆豆从里面跑出来。阿姨跟在后面叫:“豆豆,慢些!”

林轩抱起女儿,吩咐阿姨:“阿姨,今晚有客人,多准备些菜,豆豆爸爸可能也回来。”阿姨点点头,返身回了屋里。

林轩抱着豆豆坐上院子里的秋千,平凡也坐了上去。

平凡同豆豆逗闹了一会儿,很随意的问林轩,道:“你怎么知道孙然会回来?”

林轩漫不经心地答到:“他如果心虚就会回来!是一种感觉。他会回来。”

平凡仔细地想从林轩的脸上找到什么?可林轩很平静。

林轩放下豆豆。一转眼,豆豆已经爬上了滑滑梯,林轩目光跟随着女儿,又说:“今天,看到那一幕时,的确心很痛,可是现在倒有一种莫名的轻松了,我一直怀疑他有人了,现在,证实了,反倒无所谓了。感情的越轨是个人无法自控的,也许有天,我也说不定会爱上别的什么人?只要对家庭还有份责任,就可理解。毕竟,人是感情的动物。可能谁都无法保证一生一世只拥有一份感情……”林轩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又说:“有时也许生活过于平淡,需要一种新的感觉,倒也不是否定过去,只是寻求刺激罢了,我想对于有外遇的男人百分之八十是这种心态……”林轩分析着思维却混乱起来。于是,摇了摇头,又开始了沉默。

林轩和平凡就坐在秋千上,静静注视着玩耍中的豆豆。没过一会儿,一辆白色丰田驶入了别墅的车库。孙然果真回来了。

“爸爸,是爸爸回来了!”豆豆滑下滑梯,跑向车库。

“小心肝!”孙然走出车库,向女儿伸出双臂,满满地把豆豆拥入怀中。用下巴咯吱着豆豆,眼睛却在瞟着林、平二人。看到她们都神态平和,孙然这才放下悬在心上的石头,抱着豆豆转起圈来。豆豆开心地叫嚷着,笑着……

癫痫病的诊断依据有哪些呢
治疗癫痫的主要方法
广东儿童医院癫痫科

友情链接:

咂嘴弄唇网 | 组合密封 | 关于社保补缴 | 英雄战魂巫师骨龙 | 怎么穿佛珠 | 福田五星三轮摩托 | 安徽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