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做梦生双胞胎 >> 正文

【江南小说】默爱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新生入学后的第四个星期是社团招新时间。通往宿舍区的主干道两侧被七十多个社团占据,热闹非凡地通过各种活动吸引新生的眼球。通常,这些活动只能激起新生的好奇,对老生来说,更像是一场分贝过高的闹剧。

“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不胜其扰的嘉敏从床上蹦起来,对着阳台破口大骂。凌晨写论文,上午做实验,好不容易下午有时间补眠,却被楼下震天的噪音扰得血压飙升,她不发火才怪!

“想睡觉就去图书馆吧,说不定会有艳遇哦。”

亦瑶轻飘飘的声音从对面床传来。嘉敏看了眼正捧着一本爱情小说看得津津有味的亦瑶,对她的淡定感到敬佩。

“好吧,图书馆就图书馆。”

大步流星地冲进图书馆,迎面袭来的冷气令嘉敏很是满意。坐电梯直奔五楼,她趴在工具书库角落的桌子上沉沉地睡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嘉敏感觉到有人在推她的肩膀。她抬起头,神色不耐地看向那个扰人清梦的家伙。“怎么又是你?”看着面前这张严肃的脸,嘉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答应过我加入跆拳道社的。”

嘉敏撑着尚有些昏沉的脑袋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不过,她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幽默细胞的跆拳道社社长就当真了。她硬是扯出一抹笑容,无奈道:“赵元君同学,你不太了解我的情况了。我这白天上一专的课,晚上上二专的课,实在是腾不出时间来。再说,我们学校又不是只有我一个跆拳道黑带,你干嘛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是陈斌师兄极力推荐你的。”没毕业前,陈斌在跆拳道社的地位几近神,他说一,从来没有人会说二。

“贱人陈斌,我恨不得你出门给车撞,喝水也噎死。”嘉敏咬牙切齿地低声咒骂着儿时的玩伴。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赵元君,问:“你跆拳道到什么水平了?”

“红带。”

“够了。”嘉敏立马接话道。她站起来,摆摆手,说:“我见过你们社里的人,没一个红带。你这水平教他们和参加比赛都绰绰有余了。”

“陈嘉敏,做人要讲信用。”见嘉敏转身准备离开,元君挡在她面前,严肃道。

“靠!”嘉敏在心里咒骂一句。深知太过婉转的方法对元君无效,她干脆耍起了赖皮:“我陈嘉敏就不讲信用怎么了,我就是翻脸比翻书还快,你能拿我怎样啊?别说是你,就是陈斌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答应。”

“你……”元君从未见过这么不讲理的女生,一时也不知怎么回击好。憋了半天,他只说出了四个字:“蛮不讲理!”

嘉敏对着元君做出龇牙咧嘴状,“赵社长,你爱讲理就慢慢讲吧。”打了个哈欠,嘉敏拖着脚步走向电梯,边走边抱怨道:“真是的,到哪都不让人睡觉,还让不让人活了。”

(二)

在图书馆针锋相对后,元君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没来找过嘉敏。她也乐得清闲,整天不上课地往外跑。

星期一晚上,嘉敏在教授点完名后从后门溜走了。学校附近的酒楼新设了一个烧烤档,她正准备去凑凑热闹。来吃烧烤的人不少,大家只好迁就着搭台坐下。嘉敏对面坐着两个女生,叽叽喳喳地聊着几个韩星的八卦。她翘着二郎腿,无聊地等待着。

“美女,介意搭台吗?”

嘉敏抬起头,看到三个满头金发的小子,十七八岁的模样,态度拽得很。对面的两个女生身子后移,明显有些害怕这三个人。嘉敏面无表情地扔出两个字:“不行。”

“你说什么?”站在右侧的男生挑了挑眉毛,一掌拍在桌面上,力道之大,摆在上边的杯子都被震得稍稍移了位。

“我说不行。”嘉敏也一脸挑衅地看向三个男生。

站得离嘉敏最近的男生气极地伸出手,嘉敏正要还击,半空中却伸出另一只手把男生的手硬生生地挡了下来。男生吃痛地收回手,不满地瞪着突然出现的元君。“你小子不要多管闲事。”

嘉敏好笑地看着元君,对他的修养感到无比地佩服。他竟然很有耐性地站在那里跟三个男生讲理。嘉敏第一次发觉他的口才原来还不错。五分钟后,男生大概是受不了元君的唠叨,撂了句狠话就走了。

嘉敏冲元君竖起大拇指,感慨道:“你不去读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真是浪费了。”她看了看元君身后,问:“一个人吗?”

“嗯。”

“坐,我请你吃生蚝,当是感谢你为我们赶走了三个坏人。”说话间,嘉敏还故意看了看对面的两个女生。她们明显对突然出现的元君很感兴趣,两双眼睛均流露出爱慕的光芒。“两位美女,我叫陈嘉敏,这是赵元君。你们也自我介绍一下吧。”

接下来的一小时,嘉敏的心情很愉快。吃着美味的烧烤,看着元君被女生问得发窘的模样,她脸上的表情应该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幸灾乐祸。

最后,两个女生被一通电话叫走了。告别前,她们还缠着元君要了手机号码。嘉敏买单后,和元君慢慢地走回学校。她重重地拍了拍元君的肩膀,说:“想不到你还挺受女生欢迎的嘛。怪不得跆拳道社这么多女社员,应该都是冲着你去的吧。”

“你……”在嘉敏面前,这个字都快成元君的口头禅了。

“好啦,别生气啦。”嘉敏大大咧咧地冲元君做了个鬼脸,成功地把他逗笑了。第一次看到元君的笑容,嘉敏不禁愣了愣。不得不承认,他笑起来的时候还是很有魅力的。过了几秒,嘉敏回过神来,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

两人沉默地走着。元君颇有绅士风度地把嘉敏送到宿舍楼下,然后道了声晚安,转身准备离开。

“赵元君。”嘉敏开口叫住他,“我可以答应进跆拳道社,但是,一个星期最多出现两次。我真的是白天晚上都有课,抽不出太多时间来。”

元君转过身,惊喜地看着嘉敏。他笑着点头应允:“好,只要你加入,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的课不能逃,星期三过社里报到。”嘉敏知道跆拳道社参加了高校跆拳道比赛,最近天天都在集中训练。

回到宿舍后,嘉敏就后悔了。她暗骂自己没用,竟然被元君的笑容迷得七荤八素的,像个花痴一样答应了他的请求,真是傻得可以。

几乎跟嘉敏同时回到宿舍楼下的亦瑶看到了整个过程,她揶揄道:“看来终于有个人可以打动我们嘉敏的芳心了。”

嘉敏自觉得丢脸,没有争辩便逃到别的宿舍去了。她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脑海中浮现出元君的笑容。她摇了摇头,赶紧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去。

(三)

星期三,嘉敏准时出现在跆拳道社。看着她腰间的黑带,众人不禁觉得压力骤然大了起来。元君简单地介绍完嘉敏后,社员们便拉开距离训练起来。嘉敏也算尽责,对每个人都给出了适当的建议。三个小时下来,嘉敏只觉得自己都快散架了。她挨墙坐到地上,揉了揉发酸的手臂,感慨道:“唉,好一阵子没有练过了,力道和准度都不够了。”

元君递给她一瓶水,说:“即便是这样,你还是比我们厉害多了。”

“多谢夸奖。”嘉敏看了看元君,神色难得凝重,“说实话,以我们社的水平,估计勉强能进前七。”

“我知道。”元君看着场地中央认真集训的社员,说:“只要尽力了,倒也不会有太大的遗憾。”

“你倒是想得开。换做是我,不拿第一誓不罢休。”

“这就是为什么你是黑带而我们不是的原因。”元君难得幽默一次。

嘉敏撇了他一眼,佯装惊讶道:“原来你也会开玩笑啊。我还以为你脑子里根本没有幽默这条神经。”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今天就到这吧,我去上课了。改天找个时间把比赛主力聚起来,我们来模拟比赛,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到最高的水平。”

课业繁重的嘉敏实际上没有太多时间分给跆拳道社,她更多的是告知元君社员们有哪些不足,让他去指导他们。嘉敏和元君的联系不知不觉多了起来,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抽些时间出来见面,除了聊社里的事,也会聊些其他话题。

渐渐地,嘉敏发现,元君除了有些严肃和刻板外,基本上算是个不错的人,成绩好,运动好,知识渊博,没有什么不良嗜好,懂得为他人着想,竟然还是钢琴八级。这样一个男生,用文武双全来形容也不过分。

每次见面,元君都会绅士地把嘉敏送到宿舍楼下。这一天,宿舍楼下有一群女生围着一棵树,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

“一到女生节,这里就热闹得可以。很多女生都会把愿望卡挂到树上,等着某位陌生的男生来帮她们实现愿望。圣诞节的故事是用来哄小孩的,女生节则是用来哄大学女生的。除了那些有男朋友的,真正能够实现心愿的又有几个呢。”入口被女生们堵住了,嘉敏只好坐在花圃边大发感慨。

“你没有写过愿望卡吗?”

嘉敏摇摇头,“我比较现实,没有她们那么浪漫。与其抱着希望等到失望,还不如自己给自己买份礼物。”

“你喜欢什么?”元君突然问。

“吉利莲。”看到元君疑惑的眼神,嘉敏补充道:“一种巧克力。以前闹脾气的时候我爸妈都拿这个来哄我,吃得多了就成习惯了。”

见元君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模样,嘉敏也不再说话。她掏出手机,假装在拍校园风景,实际上偷偷地把元君的侧脸存了下来。一连拍了好几张,直到元君抬起头来看向她。嘉敏赶紧把手机抓在手里,假装轻松地冲元君摆摆手,说:“我进去了。”

临睡前,嘉敏躺在床上,反复看着偷拍的照片。如果这种莫名的心跳加速是恋爱的征兆的话,她想她是喜欢上元君了。依着嘉敏的性格,既然喜欢上一个人,她肯定会主动跟那个人告白。但这次的对象是元君,嘉敏不知怎么的别扭起来。她开始有意无意地注视着元君,并享受久违的心如鹿撞的感觉。

这天晚上,嘉敏上完课已是九点半。她微低着头,大步地走向宿舍。女生节期间,女生宿舍楼下一下子多了不少男生。嘉敏照旧没有写愿望卡,自然不会有男生要来帮她实现愿望。于是,她事不关己地穿过人群。

“嘉敏。”

嘉敏应声回头。时明时暗的感应路灯不足以照亮整条道路,她环视了一圈,没有看见元君。

“我在这里。”元君的语气有些无奈。明明他就站在她正前方的不远处,她却看不见。他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到嘉敏面前,说:“女生节礼物。”

嘉敏愣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她才伸出手接过,“谢谢。”

面对面的两人突然沉默了。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嘉敏看了看手中的礼物,又看了看面前的元君,张张嘴,却不知要说什么,只好又说了声“谢谢”。

“下个星期的比赛,你会去看吗?”最后还是元君打破了这种稍显尴尬的氛围。

“我是跆拳道社的一员嘛,当然会去。”

元君笑了,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

坐在书桌前,嘉敏一眼不眨地看着元君送来的礼物,好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半个小时后,她拉开抽屉,把礼物放了进去。就像对待收藏品一般,她没有拆开来看看是什么。

(四)

高校间的比赛毕竟不如职业比赛精彩,嘉敏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难得有耐性地没有中途离场。社团拿到了第五名,战绩比嘉敏预估的好一点。元君和社员们高兴地冲嘉敏挥手,她为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晚上,嘉敏和社员们在钱柜闹翻了天。元君坐在一边,虽然保持着一贯的严肃形象,眼角眉梢却看得出明显的笑意。兴奋的嘉敏有些喝高了,送她回去的任务自然落到了元君身上。

两人并肩走着。偶有夜风吹过,嘉敏清醒了不少。借着三分醉意,她大大方方地打量着元君的侧脸。“我有没有说过,其实你挺帅的。如果不是老板着一张脸,肯定有很多女生会倒追你。”

元君低头看着嘉敏,眼神中露出惊讶。嘉敏脚下一个踉跄,他眼疾手快地扶住她。“小心。”

“我没事。”等反应过来时,嘉敏发现元君正握着自己的手。掌心对掌心,她知道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心跳瞬间加速,她抽回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着不远处的宿舍楼,她说:“就送到这里吧。谢谢你。”想了想,她又说:“你今天的表现得很棒,真的!”

见元君一眼不眨地看着她,也不道别,嘉敏猜不透他在想什么。犹豫了几秒,她还是很没勇气地准备离开。

刚走了两步,身后传来元君的声音。“嘉敏,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喜欢。”嘉敏站在原地,没有回头。

元君走到她的面前,微皱着眉头问:“你真的喜欢那份礼物?”

嘉敏点点头,而后又摇摇头。最后,她承认道:“我没有看是什么。”

“那你待会回去的时候看一看,然后给我打个电话,行吗?”

此刻元君的声音听进嘉敏的耳朵里堪称温柔,嘉敏很自然地认为这个醉酒后产生的幻听。她抬起头,正好对上元君一贯认真的眼神。不过,这一次,他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紧张和一丝期待。嘉敏内心无奈道,不只是幻听,还出现幻觉了。她点点头,“好。”

站在阳台上吹了许久的风,等到嘉敏觉得自己的脑袋足够清楚的时候,她才郑重其事地拉开抽屉,把礼物拿出来。拆开缎带和包装纸,映入眼帘的是嘉敏最喜欢的吉利莲,还有一张卡片。她先是把一颗巧克力放入口中,然后才翻开卡片。

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嘉敏,你愿意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吗?”

这应该是嘉敏认识元君以来感觉最浪漫和最幸福的一刻。她拿起手机,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给元君打电话。

嘉敏给元君发了条短信,内容是:“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喜欢你一个月零三天了。”

癫痫病怎么护理才好
重庆癫痫病医院哪家口碑好
长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

友情链接:

咂嘴弄唇网 | 组合密封 | 关于社保补缴 | 英雄战魂巫师骨龙 | 怎么穿佛珠 | 福田五星三轮摩托 | 安徽晚报